您的位置: 主頁 > 軟件學堂 > 軟件動態 > 小米挨了一錘子,彪悍的產品也需要解釋

小米挨了一錘子,彪悍的產品也需要解釋
時間:14-05-21 來源:騰訊數碼(杜杰) 作者: 閱覽:

彪悍的手機也需要解釋,這是昨晚錘子發布會給我留下的最深刻印象。我們姑且把昨晚發布的手機歸結為彪悍,因為它確實有很多獨特的地方,例如對稱的機身、一鍵調節亮度、細致到無以復加的光感器設計以及被老羅愛不釋手的介紹了幾十分鐘的OS和軟件,就算是200元保險這種“One More Thing”也超出了之前的想象。

但以羅永浩此前牛皮吹破天的風格,以及更早之前一系列事件給我留下的印象,發布會的節奏應該是“可愛多”上來就一句話:“今天你們期待已久的曠古產品錘子手機發布了。”然后秀兩張PPT就轉身下臺,發布會結束,這樣才能印證“彪悍的手機不需要解釋”嘛。

但事實卻令我有點失望,羅永浩花了2個多小時,不厭其煩的從配置講到外觀,從功能說到價格,其間還不忘或明或暗的揶揄一下對手,就連他自己都說這應該是一個產品經理該干的事。縱然是雷軍、黃章甚至蒂姆·庫克等對手都是“一把手”親自上臺講解,但他們無一例外的都不被羅永浩放在眼里,微博里全部被“噴”過一遍,原因只有一個:我的錘子比你們牛X!

但實際情況是,羅永浩依然是個不能免俗的人,他和他的錘子發布會也不外乎是一場擁有超多粉絲且募捐到100萬門票的普通發布會,與我參加過的華為、酷派、小米甚至vivo的發布會沒有任何不同。一個細節是,雖然在公布硬件的時候羅永浩屢次自嘲似的說“這個參數我也不懂”,好像是為了制造“硬件無用論”,但實際上T1的大多數配置都是頂級的,由此說明錘子手機還是十分在意硬件規格這件事的,只不過老羅以調侃的方式在刻意與其他飚硬件的廠商做區分罷了。從這方面來說,一貫擅長營銷與造勢的老羅,沒能掀起“地震募捐”或是“怒砸冰箱”一般的瘋狂傳播浪潮,令人不免擔心這款產品是否后繼乏力。

常規的邀請函和流程,常規的發布會和節奏,甚至沒有樣機體驗和專訪環節,一切都說明盡管羅永浩在手機圈蟄伏了2年零7個月,依然不會像以前辦學校、開牛博網、怒砸冰箱、上臺講課那樣事事順利、件件成功,就連他自己都想不通,為啥做手機之前口碑很好,但現在卻被罵到侮辱家人的程度。這也許說明了想要進入手機圈玩耍,就得遵循它殘酷的規則,殘酷到即便你是口無遮攔、肆無忌憚、妙語連珠,齊天大圣一般的羅永浩也得乖乖低頭做事。

供應鏈難得住錘子嗎?

對于像羅永浩及其錘子手機這樣的新人新產品,最重要也是最難辦的就是供應鏈的掌控能力,去年3月底錘子ROM的跳票就多少透支了粉絲對于老羅“吹牛變現”能力的期待,從而也窺出了老羅的掌控力以及團隊的執行力。

雖然這次“520”發布會準時準點來到,但我們還是希望“羅大炮”能夠給我們解釋一下為何要耗費31個月之久來打造一款并沒有那么“驚世駭俗”的手機,并且發貨時間要在一個月以后的7月份,而業界普遍的迭代周期是12個月。在發布會現場,老羅以自問自答的方式做出了他的解釋,那就是精益求精,例如飛到了東京、橫濱、舊金山等地虔誠的求賢若渴,只為打造一部不妥協的手機。我們有理由相信,這其中對于供應鏈的掌控耗費了不少時間,特別是在ROM出來之后,錘子手機依然有長達14個月的空窗期,讓一眾粉絲等得望眼欲穿。而在決定做手機之后不久,老羅就在自己的微博宣布由于難度和資金問題,轉而先主攻ROM,再推出硬件,這其中應該就是遇到了供應鏈的問題。

一個細節是,5月13日羅永浩在微博秀出了簡短的一句話“歷史性測試”,微博的“尾巴”則是“來自Smartisan手機”,這個時間只比發布會提前了7天而已。我不知道在這條1845人轉發的微博背后,老羅會不會捏了一把汗。

當然供應鏈是所有廠商都會面對的難題,就連HTC One這樣明晃晃的產品一年前都因為零部件供應問題而在市場上鎩羽而歸,還別說業界新人羅永浩了。在這個圈子里,大概也只有蘋果、三星能夠頤指氣使的對供應鏈指手畫腳,其他廠商統統得反過來看他們眼色行事。

也許在2011年那個初冬時節,當羅永浩邁出雷軍辦公室意氣風發的決定自己“單干”的時候,他并不能理解雷軍的方向和理念是什么,但31個月之后的今天,他應該嘗到了其中的味道。

一噴一吹的背后是細致的做事風格

如果要我復盤老羅在這兩年多時間里花在錘子手機上的心血,我覺得他在低調的同時干了兩件事,第一是把絕大多數手機廠商“噴”了一遍,第二就是把自己產品的牛X之處“吹”到了極致。這一噴一吹,就使得老羅的粉絲形成了鮮明的兩派:特別擁護的以及激烈吐槽的,也就是挺羅派和倒羅派。

挺羅派認為羅永浩敢于向絕大多數手機廠商“開腔”,在具有一定資本的同時,其實也是發泄了用戶心中積攢多年的不滿,一時間似乎羅永浩成為了相當一批不滿者的代言人,其代表性的言論就是“魅族官方論壇是一個‘鬼氣森森、妖孽橫行’的地方,而小米社區則‘一直被米粉牽著鼻子走’,既傷感又凌亂……”

而倒羅派則認為此人一向吹牛沒邊,各種大話說破,甚至可以追溯到新東方教課時代,而手機制造業是要靠事實說話的,在沒有拿出產品之前就夸夸其談難以令人信服,更有人質疑以目前國產手機普遍采用的高通(或MTK)+索尼拍攝組件+安卓系統+個性UI的模式,難以跳出同質化的怪圈。在這方面,老羅的著名言論是“我們推出第一款機器后,你們的余生再也不用買手機了,我免費送到你再也不需要聯系任何活著的人為止。如果到時候你們竟然更喜歡蘋果,我也會收回我們的手機繼續努力改進,同時免費送你們蘋果手機。”這段話只是“羅大炮”不爽iPhone的一個縮影,不過很多“挖墳黨”表示從今天開始要向老羅討要蘋果手機了。

但不管是噴還是吹,老羅其實都是一個細致的人,也是一個腳踏實地做事的人,早在錘子ROM發布之后不久,他就宣布錘子科技完成A輪融資,估值為4億7000萬人民幣,后又在今年3月底完成B輪1億8000萬元融資,由此自詡為“羅十億”,可以看得出自從一心撲在錘子手機這件事之后,老羅就像那句話說的“高調做事,低調做人”,不喜歡他的人多半是因為他嘴巴太大。

其實很多地方都能顯出這個高中輟學并擺過地攤的文藝青年有一顆細致的心,最能說明問題的就是他對于ROM甚至一個小APP的用心之處,他曾多次和網友在微博上論戰“錘子時鐘”和“錘子便簽”這兩個令他十分得意的APP,其執著的精神恍若讓我們看到了歇斯底里的喬布斯。而二者的區別就在于喬布斯屬于金口玉言型,而羅永浩則是得了便宜也不賣乖。在發布會現場,老羅多次在掌聲中秀出他對于細節的追求,例如光線感應器整合到聽筒中去,例如“史上最帥”包裝盒,例如81宮格界面,例如講了幾十分鐘還不打算停的日歷功能,其實他可能沒有意識到很多人也許喜歡錘子手機以及他的APP,只是看不慣他油嘴滑舌罷了。

小米和新興互聯網手機挨了一錘子?

毫無疑問錘子的最直接對手就是小米手機,這個對手恐怕早在羅永浩與雷軍談崩了的時候就已經暗自記下了,踏入手機圈之后,羅永浩噴的最多的就屬小米和魅族,不過后者老羅已經親自道歉了,所以槍口重又對準了小米。盡管老羅在發布會現場著重感謝了雷軍,但似乎還是帶了一點黑色幽默的味道。

其實不止是錘子,當下在國內發布的大多數手機產品,都不可避免的要遇上小米手機這個生力軍,對于數年磨一劍的錘子,對于重視ROM勝過手機本身的錘子,對于無論手機做成啥樣都會有一批死忠粉絲的錘子,如果邁不過小米這道坎,老羅也就邁不過自己情感上的那道坎。

平心而論,雖然錘子手機與小米有諸多相似之處,甚至售價貴出千元有余,但他仍不具備向小米叫板的實力,特別是小米已經邁向智能家居,野心已經從手機擴展到了包括電視、平板、盒子、路由器等在內的諸多領域,這一行為無疑加重了粉絲的權重值,而這一切對于錘子來說還都是零。

當然我們很樂意看到由羅永浩統帥的團隊向小米發起挑戰,因為最近4年,但凡提到國產手機,特別是提到互聯網營銷,都無出小米其右者。雖然像華為、中興、酷派等廠商屢屢向其發起進攻,但就噱頭的制造、粉絲的營銷甚至價格的顛覆方面,都沒有能真正撼動小米的對手出現,特別是雷軍這一偶像級領軍人物更鞏固了小米在粉絲心目中的地位,更不要說被米粉奉為精髓的MIUI了。而目前看來,錘子已經具備了向小米手機叫板的氣質——注意,僅僅是氣質,而且叫板的對象也只是手機產品,而從氣質到實力的成長,希望錘子手機不要再讓我們等上兩年多。


軟件動態相關
關于<< 小米挨了一錘子,彪悍的產品也需要解釋 >>的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